武威人才网

    找一本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7

      剧情内容呢?没情节很不好判定是哪本书

      网游类的《梦幻魔界王》,主角电脑中病毒,结果挺强的人物变成史莱姆。

      异界史莱姆、史莱姆手记、异界之我是史莱姆,这三本都是异界类的,不知道哪本是你要的

      回复:

      是这个吧

      我叫马大牙,这名字是我爹取的,不是因为我门牙大,而是因为我的两颗犬齿有点长。
      八岁以前,我是个智障,之所以变成智障,这还得从我出生的时候说起。
      我爹妈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
      老家在长白山下,梅山镇二道沟红旗村。
      改革开放以后,我爹凭着上过几年学,认得几个字,继承了我姥爷的手艺,成了刻碑人。
      就是给墓碑刻字的人。
      有道是,人死一朝生魂灭,碑刻立字树功德,幽冥阴司轮回处,善恶六道随阎罗。
      老家祖辈流传,墓碑刻字,大有讲究,死人轮回,入六道哪一道,这墓碑占了很大的比例。
      墓碑上刻的箴语,奠文,墓主的生平,都是阎王考量的要素之一。
      所以,刻碑人实际上就是替死人代言。
      正因为这种工作的特殊性,刻碑人很容易招惹鬼物。
      我爹从接手姥爷的活计之后,兢兢业业,老老实实,刻了三四年,一直也没出过啥事。
      可是那一年,也就是我妈怀我八个月的时候,终于出事了。
      据姥姥说,我妈从小就是个吃货,怀上我以后,更是嘴馋的不得了。
      那年冬天,怀我整八个月,一天中午,我妈嘴馋了,想吃姥姥做的汆白肉炖粉条,那天我爹接了个活,也没在家,我妈就喊了隔壁的小寡妇大馒头帮忙搀扶着,一扭三晃的赶去姥姥家吃饭。
      那个时候,我爹妈跟姥姥姥爷住的虽然不远,但是也不近,得绕过一个大土坡子,那个大土坡子叫鬼子山坟,据说是抗日战争时期,被游击队杀死的小鬼子就地埋葬,埋了百十号人,形成了这么大一座山坟。
      后来村子里的人也开始往那儿埋人,久而久之,那个大土坡子成了乱葬岗了。
      那天我妈跟大馒头晃晃悠悠走到鬼子山坟,刚好看到我爹在那竖碑呢,刚埋下石碑,点了香烛,烧了纸钱,最后一道工序,是用一支黑狗尾毛笔,沾着牛眼泪点上朱砂,把墓碑刻字描红。
      这个时候是有忌讳的,描红的时候,生魂出棺,要在一旁偷看,这时最忌讳先天生气。
      什么叫先天生气,就是女人怀孕,母体内输送给小孩呼吸的气体,就叫先天生气,小孩一旦生下来,呼吸了一口外界的空气,那就是后天之气了。
      婴孩在母体内,呼吸先天生气时,第六感是最强的,所以当我妈扭着屁股走到近前的时候,把我爹给吓坏了,骂了一句操蛋娘们坏事,赶紧让大馒头扶我妈往回走。
      可是还没等走呢,我妈就感觉肚子里一阵剧烈的绞痛,用我妈自己的话形容,就是我当时一定是在里面拳打脚踢呢,没几分钟,羊水就破了。
      我爹当时就傻眼了,难道这是要早产?
      大馒头一看,扭着大屁股撒腿就往村里跑,去找稳婆去了。
      这个时候我爹也顾不上再管什么描红不描红的事了,把我妈扶到一旁,放在一片枯叶上,不住的安慰着已经疼的哭天嚎地的我妈了。
      几分钟后,大馒头带着稳婆和三姑六婆,拎着一堆家伙事过来,直接就在鬼子山坟旁接生。
      三个多小时后,我出生了。
      我出生的时候,据说没啥异样,早产也没见我有啥不妥的地方。
      可是当稳婆倒拎着我的脚,一巴掌拍到我屁股上的时候,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这一哭,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为啥吓一跳,因为我的哭声实在是太响亮了。
      小孩稚嫩的声音,好像能穿金凿银似的,尖利的嗓音直冲云霄,传出去好远,离得最近的稳婆被震得差点甩手把我扔出去。
      随着我的哭声响起,整个天空渐渐黑云凝聚,阴风四起,天色迅速就暗下来了。
      这种诡异的情形,再加上我终究是早产,还是在乱葬岗出生的,包括稳婆在内,所有的人全都一脸诡异的看着我爹,那意思明显就是,你这儿子估计是个怪胎。
      我爹也有点发懵,可是毕竟得了儿子,心里激动无比,还是把我抱在怀里,兴奋的直掉眼泪。
      等稳婆和三姑六婆把我妈收拾干净了,准备抬着我妈走的时候,远处连跑带颠的冲过来一个人。
      一边跑一边喊:“等等,等等,先别走。”
      我爹一看,不知道哪跑来一个埋了吧汰的要饭花子,穿着一身破烂道袍,脑袋上扎个道士髻,一脸尖嘴猴腮的,三角眼,吊梢眉,嘴里訾着两个大板牙,黄焦焦的,看着就像耗子成精了。
      还没等他跑近了,我爹冲他一伸手,怒道:“嘎哈,你离远点,你是嘎哈地呀?”
      那老道士努力瞪圆了自己的三角眼,看着我爹怀里抱着的一直哭嚎不停的我,惊道:“这孩子天赋异禀啊。”
      一听这话,我爹就知道,这准是来讨喜钱的。
      一掏兜,我爹扯出两张粮票,直接递给老道士,皱眉道:“行了,赶紧走人。”
      哪知道这老道士訾着大牙,摇头晃脑道:“这孩子跟我有缘那,这嚎的,都把那个东西给震醒了。”
      我爹跟一群人被道士堵着,看他神神叨叨自言自语,粮票也不要,我爹长的五大三粗的,本来就一脸凶相,这寒冬腊月的,我妈刚在野外生产完,现在虚弱的都昏迷过去了,再耽误一会,可能就得出事。
      情急之下,上去一把拽住老道士的衣服领子,就把他给扯一边去了,回头冲着其他人急道:“赶紧送俺媳妇回去,找大夫来。”
      我爹说完,那些人这才抬着我妈,匆匆忙忙的往村里赶。
      老道士被我爹扯着领子,却离我更近了,仔细看着我,突然一哆嗦,喃喃道:“哎呀妈呀,凶眉尸牙,一脸鬼相,比我这鼠相还硬啊。”
      我爹眼见我妈他们走远了,正要甩开老道士跟着回去,毕竟我才出生,外面天寒地冻的,我又一直哭嚎不止,估计是饿的。
      哪知道这老道士一开口就没好话,气得我爹浓眉一竖,挥拳头就要揍人。
      “哎哎,别打,你自己看看,哪有刚出生的小孩,就长犬牙的?”
      老道士赶紧指着我的嘴说道。
      我爹一听,赶紧抱起我,仔细看了两眼,这一看,浑身一哆嗦,因为那时我一直哭喊不停,大嘴张的老大,上下牙床上,还真是长了四颗小尖牙。
      我爹当时就有点懵了。
      那老道士不慌不忙的摸了摸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又说道:“亏你还是刻碑人,连禁忌都忘了。描红被断,鬼魂不散。你就敢撒手回家?”
      道士一番话,说的我老爹浑身剧震,这老道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刻碑人的。
      老道见我爹愣住了,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孩子,天生异相,命数刚硬,兼且生于山坟之旁,冬日之野,已经受了阴邪了,不然怎么会哭嚎不停。再加上你描红被断,鬼魂不散,就算你回家去,她也会跟着去的。”
      听他说了这么一大堆,我爹已经开始动摇了,惊声问道:“她?她是谁?”
      老道士指了指我爹竖碑的地方,说道:“墓碑主人,看这周围鬼气的程度,已经是厉鬼级别了。”
      我爹一听,大惊失色。
      厉鬼,是游荡在人间的鬼魅的级别称谓,从普通的浮幽灵转变成厉鬼,这得多大的怨念和鬼气啊。
      刻碑人最危险的工作,是给荒坟刻碑。
      无主荒坟,很有可能都是冤死的鬼魂,怨念凝聚不散,越来越凶戾。
      这个荒坟确实是无主孤坟,是村长刘大胯子安排的活。
      我爹原本是不想接这单生意的,可是村长神秘兮兮的,塞了不少粮票给我爹,同时以村长的名义警告我爹,得把这事办好了,不然要把我们家撵出村子。
      实在没办法,我爹才接了这活。
      这下可好,惹祸上身了。

      我爹见这个贼眉鼠眼的道士,能判断出厉鬼,想必有些本事,就开口让他想想办法。
      老道眼珠一转,笑嘻嘻道:“办法是有,但是有个条件,你把你这大胖小子送给老道当徒弟,这事就给你摆平了。
      我爹一听,这哪能干呢,刚得一胖儿子,给你?让你养不得养成小要饭花子。连忙摇头不干。
      老道叹了口气,无奈道:“你这儿子命从鬼道,比天煞孤星还毒,也不知道你家祖上是干啥的。这样吧,既然你舍不得你儿子,老道也没办法,既然遇上了,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说完,缓步走向我爹竖碑的地方,回头冲我爹招了招手。
      我爹一脸纠结,硬着头皮抱着我走了过去。
      老道四周看了一眼,闭上眼掐算了几下,又叹了口气,指着我爹怀里的我说道:“为了克制他的鬼命,我给他配个阴婚,娶个鬼妻。如此一来,一举两得。暂时压制你儿子的鬼命,也能安抚这厉鬼不去闹你。”
      配阴婚,娶鬼妻,这事在乡下也不算啥新鲜事。
      我爹一听,疑惑道:“配个阴婚就行了?”
      老道点了点头,说道:“配阴婚就行了,但是必须是跟这荒坟厉鬼配才行。”
      “中,只要能让我儿子顺利长大,不出啥问题就中。”我爹猛一点头,当场同意了。
      老道拍了拍手,蹲**子,嘴里嘟囔着:“唉,白辛苦,还以为能赚个徒弟。算了,看缘分吧。”
      一边说,一边伸出食指,在墓碑四周不断往泥土里插,插完之后,**手指放在鼻子下面闻闻。
      天上的黑云越聚越多了,本来是大中午的,天色阴沉的像是入夜一样,突然一阵阴风卷来,把我爹之前刻碑时准备的祭品全都卷飞出去。
      狂风卷的道士一身破烂衣服猎猎作响,我爹这才惊觉,这看着猥琐的道士,竟然就穿了一件单衣,风一吹,露出一身脏兮兮的皮包骨。
      这老头竟然这么抗冻,这可是东北的三九天那。
      看到这一幕,我爹心里更添信心了。
      老道被阴风刮的一脸浮雪,随手抹了把脸,自言自语道:“哎呀,道爷为你好,你竟然还敢捣乱,再捣乱道爷把你灭了。”
      老道在地上鼓捣了半天,终于在一个位置上,用手抠了一小块泥土,接着在自己鞋窠里抽出一张臭烘烘,皱巴巴的黄符纸,拿起我爹准备描红的朱砂笔,在黄符纸上游龙走凤一般画了一道符。
      接着用符把刚刚挖到的泥土一包,握在手里,用力一握,嘭的一声,他的手心里竟然冒起一股火苗。
      我爹哪见过这个,吓得啊呀一声后退了一大步,差点栽倒过去。
      这道士不简单那,这是戏法么?
      我爹说当时他都看呆了。
      道士手里火苗乍起又灭,再伸手的时候,手里变成了一颗黑漆漆的药丸,递给我爹说道:“给他吃下去。”
      我爹接过药丸,皱着眉头闻了一下,一股腥味,不由得疑惑道:“道长,我儿子刚生下来,这么大颗药丸,这不得噎死他啊。你逗我玩呢吧?”
      老道挥了挥手道:“你放他嘴里就行了,噎死了他,道爷没准还得遭天谴呢。这事咱可不能干。”
      说完,竟然伸手进裤裆里摸了起来。
      我爹看的眉头直皱,心里暗骂:“这该死老东西,怎么还自摸上了。”
      一扭头,不想再看道士那恶心的动作,拿着药丸犹豫不决,这颗药丸比自己大拇指指甲还大,小孩刚生下来,眼睛还没睁开呢,放嘴里,真特么得噎死。
      “还看,再看药力就失效了,你没发现四周越来越冷了么?这厉鬼鬼气越来越重了,恐怕已经呆不住了。不赶紧把冥聘下了,把鬼魂定住,一会厉鬼现形,我可不管了。”老道士见我爹还在磨磨蹭蹭的,顿时大怒。
      我爹听的心里一抖,一咬牙,拿着大药丸,就往刚生下来的我的嘴里塞去。
      当我爹给我讲述当年这段历史时,我听得都觉得一阵恶心。
      可是当时,也是很神奇,那巨大的药丸刚**我嘴里,哗的一下,化成了液体,自己流进肚子里去了。
      这一幕看的我爹啧啧称奇,连夸道长好手段。
      道士见我吃了药丸,回头看了一眼墓碑,墓碑上隐隐现出一道云纹,看起来像是同心结一样的东西。
      老道松了口气,噗嗤一声笑道:“成了,你那凶鬼面相的儿子,竟然还真能看得上。这厉鬼恐怕也是个奇葩。”
      他话音刚落,呜呜一声巨响,周围瞬间卷起一阵狂风,咔嚓一声响,大风吹得一旁高大的杨树上一段枯枝直接折断,哗啦啦就冲着老道砸了过去。
      “哎呀尼玛。”老道吓得迅速往一旁躲去,我爹也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
      老道士看着掉落下来的**断枝,额头直冒冷汗,这要是被砸到,铁定完蛋了。
      我爹在一旁惊魂未定的看着老道,急道:“你嘎哈呀,这要不机灵点,就得被你霍霍死。”
      老道士尴尬一笑,又把手伸进裤裆里开始摸,我爹当时心里这个气啊,还有没有完了,能不能先干正事啊,心里着急,刚要开口说话。
      这老道士却从裤裆里掏出数根弯弯曲曲的毛,接着用手一捻,那些毛竟然变成了红色的细绳,接着他双手像穿花蝴蝶似的,把几根细绳扭在一起,编出一个古怪的绳结,绑在我的手腕上。
      我爹看着绑在我手腕的红绳,脑子却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几根弯弯曲曲的毛,心里直犯恶心,疑惑问道:“道长,这又是啥?”
      “情人结。”老道士突然一脸郑重,看着我爹,说道:“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摘掉这情人结。直到有一天,这山坟鬼妻亲自去寻找你儿子,人鬼相见,情人结断。这段期间,可保你两口子不被你这鬼儿子克死。”
      “那情人结断了以后呢?”我爹吃惊的问道。
      “断了以后,最好把你儿子送出去,否则,压抑了多年的鬼相复苏,小心克死你全村的人。”
      老道士的话,吓得我爹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场就呆住了。
      费了半天劲,迟早还是得把儿子送出去。
      我爹低头看着已经不再哭嚎的我,长长的叹了口气。
      而我那个时候也奇怪,自从那个红绳戴在手腕上开始,就不再哭闹了,听我爹说,一直到我长大,都没哭闹过。
      做完这一切,老道士提笔帮我爹把墓碑描红完成了,完成之后,他又在墓碑原本应该贴照片的地方,画了一道结,样子跟我手腕上的情人结是一样的。
      画完之后,情人结唰的一下消失在墓碑上,接着,那里竟然浮现出一张照片来,照片里的女人,眉眼如画,清秀无比,竟然还是美女。
      可是这个美女的神情,实在有点恐怖,冰冷的眼神,双眼流着血泪。
      老道士看了一眼照片,浑身一哆嗦,喃喃自语道:“哎呀我滴个祖宗,怨念这么强。唉,无量天尊。”
      完成了刻碑的收尾工作,老道拍了拍手,扭头要走。
      我爹急忙叫住他,掏出一把粮票,递给道士。
      哪知那道士一瞪眼,怒道:“老道是为了这些粮票来的吗?”
      我爹连忙收回粮票,笑道:“好好,不给粮票,那你看,俺咋报答一下道长的救命之恩呢。”
      老道士三角眼一转,突然神秘兮兮道:“你去跟刚刚那个穿红棉袄的女人,要一条她的月带来给我。”
      “呃,啥叫月带?”
      “就是月经带嘛。”
      我爹当时脸都歪了,咬着牙从齿缝里挤出一句:“道长要那玩意嘎哈?”
      “呃,嘿嘿,炼制辟邪法器,或许将来你儿子能用上。”
      我爹顿时就凌乱了。

      那老道走了以后,我爹忙三火四的赶回了家。
      我妈没事了,就是身体虚弱了些,我也不哭不闹了,之前觉得我古怪的那些三姑六婆,也不再念叨我了。
      至于后来我爹有没有去跟大馒头要月经带,我一直都没问出结果。
      每次一问到这件事,我爹就急眼,一脸通红,连踢带骂的把我撵出去。
      随着我的年纪一点点长大,又出现新问题了。
      我爹妈发现我有点智障,就是智力发育迟缓,智力水平始终跟三四岁的小孩差不多,这可把我爹妈给急坏了。
      那些年,我爹拼命的工作,到处买些开发智力,强化大脑的东西给我吃,还请过跳大神的来给我看,可惜全都没屁用,我始终跟个白痴一样,学啥也学不会,记忆也仅仅只有一天的保存期。
      后来我爹妈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虽然儿子有点傻,但是也还是亲儿子,对自己的爹妈还能知道孝顺,这就够了。
      大不了一辈子窝在山沟沟里。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八岁那一年。
      那年盛夏,一个炎热的夜晚。
      我爹妈把我锁在屋里,交代好了让我早早睡觉,他们俩去姥姥家坐坐。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俩根本不是去姥姥家坐坐,就是去**啪了。
      因为那几年我在家里,年纪越来越大了,却还是不懂人事。
      每次爹妈一**啪,听到我妈的**,我就跟疯了一样,以为谁欺负我妈,就会大吵大闹。
      年纪小的时候还好,我也就是闹闹,最大程度就是让他们俩中途熄火。
      可是随着我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长的嗖嗖的快,八岁的时候就跟一般十一二岁的小孩似的,而且一身蛮力。
      这下就糟了,有一次又听到**声,我脑子一热,竟然直接冲进了他们的房间,还差点跟我爹干起来。
      有了那一次的教训,我爹妈再也不敢在家里嘿咻了,实在忍不住,就把我锁屋里,他们俩跑去姥姥家,快速解决战斗以后,再回来睡觉。
      所以这一天,还是像往常一样,把我锁在家里,他们俩出去二人世界了。
      夏天闷热,我在屋子里实在憋的慌,就把背心裤衩全都脱光了,反正也没人,就算有人,那会我也不知道啥叫磕碜。
      我搬了张凳子,坐在院子里,看天上的星星发呆。
      看着看着,我突然发现天上的月亮竟然渐渐染成了红色,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吃惊的站起来,嗖嗖两下就爬上了院子里的围墙。
      那时候觉得,站的高,看的清,以为站墙上就离月亮更近些。
      月亮表面好像有无数阴影在不断变换,把原本皎洁清亮的月亮一点点染成了血色的。
      我正看着出神,浑然没注意到下面隔壁家的小寡妇也在院子里冲澡,我出来的时候,她应该正擦着身子,结果突然发现我爬上了墙上,吓得她扭头就要往回跑。
      可是等她看清楚我竟然光着屁股站在墙上的时候,竟然呆住了。
      在东北,七十年代农村都是砖瓦平房,所以我们两家隔壁,就一道土墙隔着。
      我们家那面土墙,上面都是被摩擦光溜的深坑,小时候不知道咋整的,长大以后就知道了,那都是我爹蹬出来的。
      隔壁小寡妇叫张秀,可是因为她长的白净,人又富态,再加上胸前两坨肥硕的大肉球,村里人都叫她大馒头。
      大馒头的男人在她过门不到两年就死了,据说跟一群人跑去长白山挖棒槌,就再也没回来。
      其实她挺可怜的,原本是个非常活泼野性的女人,可是由于她的双眉之间长了一颗小小的灰痣,人们都说那是克夫痣,所以也没人敢招惹她,她也没有再嫁。
      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生活。
      我们两家由于就一墙之隔,所以基本上也没啥秘密可言,我爹妈办事被我闹过几次的事,她都知道,还经常拿这个笑话我爹。
      今天见我一个人上墙看月亮,就知道我爹妈肯定又出去了,把我一个人锁家里了。
      “牙子,你看啥那?”我正看着月亮出神呢,冷不丁下面有人叫我,我妈呀一声,脚下一滑,直接从墙上掉下去,噗通一声摔她们家院里去了。
      “唉呀妈呀,牙子,没摔坏吧。”大馒头吓得连忙跑过来,把我扶起来,上下前后仔仔细细看了个遍。
      “馒头婶儿,嘿嘿嘿。”那个时候我脑子还比较单纯,虽然已经八岁了,可是还是三四岁的智商,看了她一眼,只是觉的她真是又肉又白,胸前的肉球比我妈还大。
      看完之后,又抬头盯着月亮看。
      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月亮变成那样,好像我也要发生什么事一样。
      大馒头见我傻了吧唧的,看她就跟看小猫小狗没两样,顿时咬了咬牙,低头一把捞起我下面那一条,捏了捏我那比一般八岁的小孩要大好几倍的家伙,骂道:“小瘪犊子,白瞎了。”
      我被她捏的感觉有点异样,低头看了她一眼,咧嘴一笑:“馒头婶儿,好玩。”
      大馒头看我又低头看她,这一次是真的盯着她的胸前,她自己脸上一会也红了起来,四周看了一眼,接着低声道:“牙子,婶儿给你洗洗啊,你瞅瞅你造的黑不出溜的,埋汰死了,你妈也不给你洗洗。”
      说完,大馒头转身去拿了个大水盆,倒满凉水,直接把我拖到水盆边上,指着水盆说:“进去坐着,今天婶儿给你洗澡。”
      我最喜欢大夏天的洗冷水澡了,爹妈在家的时候,基本上天天冲,不然热的难受。
      一听洗澡,我立马跳进水盆里,乖乖坐下,继续抬头看着月亮。
      大馒头就开始动手给我擦身子,擦着擦着,又摸到了我下面去。
      摸了半天,突然气的一拍水,低声骂道:“累死老娘了,这人傻,怎么家伙也不行。”说完抬起头看着我俩眼望天的样子,突然拍了我一巴掌,气道:“你到底看啥呢牙子?”
      她冷不丁一拍我,又把我吓一跳,低头看了她一眼,古怪道:“天上的月亮是红的。”
      “啥?”大馒头吓了一跳,赶紧抬头看了一眼。
      天上的月亮银亮刺眼,哪是红的了,这傻子,难道还长心眼糊弄自己。
      大馒头低头刚要骂我,突然发现我又盯着她们家门斗上看,眼睛瞪的**的。
      “牙子,嘎哈捏?又看到啥了。”
      我一连串古怪的样子,让大馒头浑身有些发冷,赶紧重新裹了裹大毛巾。
      “馒头婶儿,你们家门斗上站着的姑娘,真好看。”
      我好想梦呓一样,死命的盯着门斗,那上面居然站着个女人,长发飘飘,一身白纱,她的长相,当时的我是根本形容不出来的,或许到了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恐怕得用倾城绝世才能形容。
      那个女人身上只披了一件白纱,有风拂过的时候,纱裙下摆飘飞,露出洁白修长的大腿,甚至偶尔已经看到了大腿根了。
      我呆呆的看着她,下面竟然不自觉的昂然挺立起来。
      大馒头看了半天门斗,也没看到有啥人影,不经意低头时,突然看到我下面的家伙,顿时目瞪口呆。
      可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四周突然刮起一阵冰冷的阴风,接着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周围回荡:“敢碰我丈夫,挖了你的双眼。”
      乍一听这阴森森的声音,大馒头浑身一震,突然啊的一声凄厉尖叫,身子一晃,噗通一声晕过去了。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这道身影,刚刚眼睛一花,门斗上的女人就已经出现在我面前了。
      她的出现,让我浑身热血沸腾,心脏狂跳。
      我可以不记得任何事,可以不懂任何东西,但是这个女人,好像深深刻在了我脑海中一样。
      我知道,她是我的妻子,我的鬼妻...

      回复:

      《异界全职业大师》是庄毕凡所著游戏类小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小说简介:网络游戏中的仓库小号,却意外的穿越到了异界。他不但带来了无数极品材料,还精通几乎所有的生活技能,最可怕的是,这家伙同时还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魔法天才!
      角色介绍:
      姓名:林立(异界费雷)本书主角
      性格:擅长扮猪吃老虎,做事自己不能吃亏,若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即使对方很强大,也要让对方吃到很大的苦头
      实力:圣域27级顶峰锻造、铭文、药剂、炼金、附魔五系宗师,其他杂学大师
      装备:无尽风暴之戒完整的永恒熔炉(在黄昏之塔)安眠水晶瓶永恒之书邪眼暴君的魔晶第七座天空之城的钥匙恶魔神灯梦幻花园之戒泰坦龙枪星辰碎片轮回手弩永冻之刃黑暗王座领域法袍(由不朽之王注入空间之力,能引动空间魔法)永恒树枝永恒树种
      介绍:清风平原(乌云镇)魔法公会会长,目前已有圣光与幽暗两块星辰碎片,并在地下宫殿消灭了圣域天谴骑士罗德哈特,得到冰极赤炎两块星辰碎片并隐约知道了星辰之怒的下落,在时光寄卖行举办的拍卖会发现星辰碎片“新生”,随玛法家族、黑暗之刃在海加山脉进入第七座天空之城后在魔法阵中找到最强星辰碎片雷霆,星辰碎片虚无在奥斯瑞克的陵墓得到。
      身边有仆人诺菲勒(吸血鬼)、乌伊法鲁西(巫妖)、康纳里斯(深渊90层远古魔神,深渊90层创造者,目前正在融合由奥斯瑞克用永恒熔炉创造的完美身躯,完整实力圣域27级,目前可发挥实力传奇24级),小花(元素幼龙,目前实力为传奇级别,具体不详,能瞬发所有其级别下的魔法)。前世大号猎人,噬毁灭之龙阿扎达斯,带小号穿越异界,交导师安度因等人,疑似不朽之王。
      姓名:安度因
      性格:一大把年纪却容易的生气的小老头
      介绍:对药剂学十分感兴趣,却没有天赋,但还是不断的研究,遇到林立后向他请教药剂的知识,同时也教他魔法知识,对外说是林立的导师
      实力:23级传奇法师
      姓名:葛瑞安
      性格:和安度因一样的脾气,贪财,喜欢落井下石,做是自己不能吃亏
      介绍:林立的另一位导师,看中林立的魔法天赋以及药剂大师的身份,将其招入加洛斯魔法公会
      实力:19级大魔导士
      姓名:诺菲勒
      性格:冷淡
      介绍:认出林立是不朽之王后与其签订血契,为高阶吸血鬼,只听林立的命令,战斗时,速度极快
      实力:圣域25级吸血鬼(吸了冰霜凤凰的血迈入圣域)
      姓名:乌伊法鲁西
      性格:冷淡,有点小狡猾(跟了林立后变的忠心),有一定人情味
      介绍:在夏亚镇废墟被林立击败后与林立签订灵魂契约,与诺菲勒一同跟随林立,为传奇巫妖,精通亡灵魔法
      实力:传奇24级巅峰巫妖(夏亚镇时为21级传奇巫妖)
      姓名:伊娜
      介绍:林立从森林里救出的冒险者,喜欢林立,后来由于父亲的死亡,加入了白银之手,其母与已经消失的永恒神殿有关系
      实力:10-15级

      回复:

      1.诛仙 作者:萧鼎 内容就不在介绍了,在两全原创区混的人不知道这部书的应该不多。作者对男主角的爱情描写十分到位。现在剧情发展的是扑朔迷离。碧瑶已经死了好一阵子还没活过来,而且又出现了新的敌人。作者把坑越挖越深了。小凡的爱情究竟如...

      回复:

      前一本是《桃花运》 作者:花鼠子, 后一本可能是《佣者领域》 作者:晨夜 下载地址到处都有,你百度一下就知道

      回复:

      剧情内容呢?没情节很不好判定是哪本书 网游类的《梦幻魔界王》,主角电脑中病毒,结果挺强的人物变成史莱姆。 异界史莱姆、史莱姆手记、异界之我是史莱姆,这三本都是异界类的,不知道哪本是你要的

      回复:

      谁能惜 作者: 倔强的萝卜 简介: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忽然的逝去然后的涅槃虽然并不是最美的归宿,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忘记过去并不难,只看你愿不愿意让它仅仅成为回忆。

      回复:

      拣宝 作者:烛 别人打眼的时候,他在拣漏;别人拣漏的时候,他却在拣宝! 商鼎周彝、和璧隋珠、战国错金玉带钩;秦俑汉陶、晋帖唐画、宋瓷缂丝漆器秀;竹木牙角、花梨紫檀,包罗万象在手中。 一枚如意金钱,造就了一位大收藏家,也书写了一段传...

      回复:

      亲说的情节跟这个里面的比较像,《都市之空》作者:李兴禹(他的作品集都不错,看完这个你在搜他的其他作品看看) 另外推荐这个给你看看,都不错的《都市良人行 》

      回复:

      作者:奥提莎·莫什费(Ottessa Moshfegh) 出版社:Penguin Press 出版日期:2015 年 8 月 ISBN:9781594206627 简介: 60 年代早期,一个名叫艾琳的年轻女子在波士顿城外的一间男子监狱工作,却被卷入了一场奇异的犯罪事件之中。在作者对故事氛...

      回复:

      《异界全职业大师》是庄毕凡所著游戏类小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小说简介:网络游戏中的仓库小号,却意外的穿越到了异界。他不但带来了无数极品材料,还精通几乎所有的生活技能,最可怕的是,这家伙同时还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魔法天才! 角色介绍: ...

      回复:

      虫噬天下 最垃圾的木系斗气,最垃圾的虫系使魔,注定了只能成为废材的无能二世祖。 面对这一切,石俊发出了不甘的怒吼! 于是…… 天崩地裂,世人瞠目! 《异世之虫族无敌》 作为考古学家助手的凌战为了一个奇异的卵穿越到了异界,这个卵却是宇宙...

      回复:

      是这个吧 我叫马大牙,这名字是我爹取的,不是因为我门牙大,而是因为我的两颗犬齿有点长。 八岁以前,我是个智障,之所以变成智障,这还得从我出生的时候说起。 我爹妈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 老家在长白山下,梅山镇二道沟红旗村。 改革开放以后...

      上一篇:纯血马价格,哪里有纯血马养殖场 下一篇:武汉买电动观光车选哪家好

      返回主页:武威人才网

      本文网址:http://0935job.cn/view-208380-1.html
      信息删除